诗歌鉴赏

写给亡妻的日记(一)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8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昨天十月初十,是儿子7周岁的生日。 “儿的生日娘的难”,我想起妻当初在市立医院产房那痛苦的嘶喊;22小时后,从产房出来,妻那张俊美的脸苍白而憔悴;虽已是冬天,那头飘逸的长发潮湿而凌乱

写给亡妻的日记(一)

  昨天十月初十,是儿子7周岁的生日。 “儿的生日娘的难”,我想起妻当初在市立医院产房那痛苦的嘶喊;22小时后,从产房出来,妻那张俊美的脸苍白而憔悴;虽已是冬天,那头飘逸的长发潮湿而凌乱,她给了我一个很是满足而幸福的微笑,那个微笑却让我内疚了很长时间——妻是个打针都流泪的感性女人,她义无返顾的选择自然分娩,不仅仅是为了有一个健康的宝宝,更是为她心爱的丈夫省下一笔可观的手术费用。 儿子每年生日我都会去她的坟前上一柱香,昨天没能赶回去,叮嘱我的老父亲代劳了,上二年级的儿子非让我中午去学校接,我心爱的妻会原谅我吧!    就在一个月前,我去了妻子的坟前,那是她四周年忌日。 同去的还有依然撕心裂肺的岳父岳母;肆虐的香火中,我的泪被炙热的火焰无声的吞噬,从火焰中飞出了无数的黑蝴蝶,它们回旋、飞翔,然后轻轻地伏在地面上……    回头望望,孤苦伶仃长眠枯草丛中的,是我那美丽俏皮的27岁的妻子。   题记(2007-11-21)    2003年10月2日——    一切仿佛是梦,时而木然,时而惊醒;我泪花闪闪地望着三子——这世上最爱我我最爱的女人被推进了火炉,熊熊烈火把我的世界带走了。

随着小铁门冷酷地关闭,我知道:那个喜欢枕我臂膀入梦的女人没有了,那个喊我大宝儿子小宝的女人消逝了;从此以后,当我失意的时候,再也没有一双温柔的手轻扶我的头了,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让儿子撒娇,那样无忌的傻笑了。

世界顷刻间被摧毁。 就在前天,心爱的女人亲了熟睡的儿子才离开,我还准备了丰盛的午餐,等待心爱的女人放学归来;昨天,我还可以亲吻妻的额头,虽然冰凉,虽然她很疲劳不再朝我微笑;现在,我尚站在尘世间,她却舍了我和儿子,不知道去了世界的什么地方……?    手捧沉甸甸的骨灰,热热的,这是我熟悉的温度——里面藏着一个美丽的生命,一个和我生活过恩爱过5年的阳光女人,我还能触摸到熟悉的体温。

此刻,殡仪馆的外面正下着冷雨,冷雨里裹挟着阵阵凄风……    2003年10月3日——    三子,早上醒来,我钻心的想你;想你的娇容,想你的味道,想你的嗔怒,想望到哪怕只是你的一点点倩影。 我的爱人,今生还有谁如你这般疼我爱我?空荡荡的房子里,我独自面对着儿子,面对着孤寂尚在跳动的心。

一个巨大的黑洞里,我在一点点下沉……一直以来,你是我的支柱,也是我和儿子的骄傲。 现在你在哪儿?你魂归何处?    我的宝宝,昨夜下了一宿的冷雨,你是否淋湿了身子?你能找到回家的路吗?想我和儿子了,就回家看看,你回来了,我和儿子都能感觉到。 冷的时候,一定要回来,家还是原来的家,一切都是老样子。 只是没有了你,屋里的两个男人都变了。

儿子这两天非常依恋我,虽然我很痛、很烦,儿子是你的命根,我尽力克制自己。

但昨晚,我打了儿子;喂奶时,他无缘无故发脾气,我打了他的小脸。

打过后悔,想哭,想你,觉得对不住你!三子,你回来看看吧!看看我们父子俩,我们需要你,我知道你此刻也痛苦——我不能写了,儿子在哭,我要去哄哄他了。

    2003年10月4日——    苦命爱人,在你的生命轨迹里,我本是个不该出现的人,却阴差阳错地走入了你的生活,并厮守了5年。 恋爱时,我们不能象别的恋人那样风花雪月,按部就班地走到一起——你的家人,除了母亲,都坚决反对,给你施加各种压力。

就连刚上高中的弟弟也给你冷眼。 幼儿园宿舍里,那一次,我们抱头痛哭;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伤心而绝望的哭泣——本来我能忍住的,但见你哭泣时那颤动的、柔弱的肩膀,绝望无助的目光,我不能自已——因为你是我的爱人哪!后来,我又一次打电话到你家时,话筒那一头没有声音,只有隐隐约约的哽咽;我趁着月色赶到你家,把你带到了我们当时还简陋的小窝。     困难日子里,因为相爱,我们紧靠在一起;可压力依然存在,在你有了我们的小宝宝时,无奈中,我们几次都想扼杀了这个可怜的小生命——所有的一切,都因为我不该认识你,是我让你短暂的人生充满了苦难,是我断送了你的生命——你花一样娇美的生命。

    买房,装修。 婚后,贫穷就一直缠着我们,为了还债,想买的衣服你不舍得买,怀孕间,想吃的东西你却说不想吃。

贫穷让我们的生活压抑,让你失去了本该拥有的许多快乐。 可你还是能逗我开心,你就象一束阳光,总是能灿烂我的生活。

    在马拉松式的还债后,我们终于松了口气。

我搂着你说,以后想要的东西,我件件给你买;你高兴的说,首先买架钢琴,要把我们的儿子培养得气质儒雅;我说,你是幼师毕业,我就把儿子给你当试验品——这一切的一切还没开始,你却突然走了,走得那么痛苦,连美丽的肉体也被撞得伤痕累累;宝宝,你知道吗?每每想起你那不肯紧闭的美丽双眼,我的心就象被撕裂开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惦记着儿子,你还有许多话要说。 宝宝,我什么都明白,可我不想明白,我只想你。 只想你回到我和儿子的身边,我们不能没有你!你是我们的太阳,没有了你,这个家就是躯壳,没有生机,没了灵魂。

    三子,我的知心爱人,你在那边过得好吗?你在教心爱的学生吗?没有了我,你要改掉马大哈的毛病,我会带着儿子常去坟前看你;给你送钱,送很多的钱,让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再也不会因为没钱而痛苦了。     2003年10月5日——    这两天一直冷雨绵绵,我在担心你,不知你在什么地方躲雨;你的身体很娇弱,要照顾好自己。

    爸妈姐姐们今天都过来了,他们放心不下儿子,都在围着儿子转。

我却倍加想你。 想你此刻孤独无助,不争气的泪就滚了出来;没有你的存在,家里的一切是那样的不和谐。

亲爱的,在我心里,你很完美——并不是因为你离开了我,我才这样说。 你也知道,我非常爱你,却总是羞于出口;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但你选择了我,相信我可以依靠,可以成为你遮风挡雨的伞;我内心一直自豪又自卑,因为连我的哥嫂玩笑时也说我配不上你。 聪明的你仿佛洞察了这一切,总是用倍加的温柔来为我的心灵减负。

你也有发怒的时候,那是我每每下班比平时晚的时候,那时我还没有手机;终于有一次我对你大发雷霆,你抽咽告诉我,你很担心我,担心我骑车出事,总是抱着儿子在路上张望。 我紧紧抱住你,内疚得说不出一句话。     现在,我没出事,你却离开了。

难道真如你同事说的“红颜薄命”吗?说你是天生尤物,上天给了你美貌气质灵慧……,给你许多许多,却唯一吝啬寿命?那红尘中尤物女子多少,许多不都与心爱的夫君白头偕老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偏要棒打我们这对苦命鸳鸯?    亲爱的,生前,我以你为豪;现在,你依然是我心灵的慰籍。

我们恩爱5年,拥有着彼此的灵与肉;爱,会延续在我的身体里,象血液一样流淌着。 可是宝宝,我无时无刻不想你,我想抚摸你光洁的胴体,想吻你的唇,你的额,吻你的每寸肌肤;你静静躺着,我吻你额亲你唇时,你感觉到了吗?宝宝,你以前真不该那样宠我,你宠坏了我,让我对你有太多的依赖;现在,你突然离开了,我就象被抽空了,人生的所有重量,因为你的离去而消失了。     常回来看看吧,宝宝。

这儿是你的家,是你最熟悉的地方;你到哪儿,都知道回这个地方,回到我们的安乐窝,我们一点一点精心营造起来的暖巢。

你回来时,一定会看到儿子愉快地玩耍,或在甜蜜的酣睡;而我,因为想你正抽着烟——对不起,我又抽起了烟,请原谅我,没有坚守住对你的承诺。

可你不在我身边,有些东西不得不改变,就象你现在不能偎在我的怀里,只能静静的睡在我的心上……    ——待续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