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第两百八十九章 会试之日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6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会试前数日,林延潮亲自至刑部侍郎陈瑞的府邸拜会。 ∽↗,陈瑞,嘉靖三十二年,与林延潮是同乡,都是侯官人,历山东道御史,山西督学,刚刚任刑部侍郎,与张居正关系交好,现在本乡籍官员中,属他官

第两百八十九章 会试之日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会试前数日,林延潮亲自至刑部侍郎陈瑞的府邸拜会。 ∽↗,陈瑞,嘉靖三十二年,与林延潮是同乡,都是侯官人,历山东道御史,山西督学,刚刚任刑部侍郎,与张居正关系交好,现在本乡籍官员中,属他官作得最大了。

林延潮找陈陈瑞,不为别的,是因为举人要参加会试,需取具同乡京官印结,替自己作保方可。 陈瑞对于此事,十分热心,当下给林延潮作保,还勉励了他一番,与他说了一番会试的诀窍。 听着这位前辈的勉励,林延潮还是很欢喜的,最后陈瑞还顺口问了自己一句,自己在京里有没有认识官员可以借重。 虽说对方待自己是长者般的关心,但林延潮是不会同任何人说出自己和申时行的关系的。

唐伯虎前车之鉴在前,当年唐伯虎可是应天府乡试第一名解元,去京赶考前,好友规劝,千里马是不能表露骨相的。 但唐伯虎没听,与好友徐经,在京里带着随从,戏子走马过市,到处交游,考前拜访了会试主考李东阳,副主考程敏政了,拜访也就算了,嘴巴不牢,还讲了出去。

会试后,被嫉妒徐经唐伯虎的考生告发,结果二人一并被下诏狱。 唐伯虎的例子在眼前,林延潮怎么能不谨慎,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到最后,越不能出差错。

步步需如履薄冰才行,故而陈瑞是一片好意地问自己,林延潮还是没有实说。 之后林延潮就回会馆认真准备会试了。

说起来这次会试,对林延潮还真有些不一样,以往无论童子试,还是乡试。

林延潮都是在家,第二天出门直接去考场考试的,没办法这就是住省城的好处。 在家住的时候,林浅浅一切都会替自己打点清楚,如考试用的笔墨纸砚,考场上的吃食。

穿戴的衣裳都会一一安排清楚,十分合林延潮的意。 故而考前一天,林延潮只需专心想着考试的事就可以了,自己啥也不用操心。 但是这一次离家万里,林浅浅又不在身边,林延潮再愈加念起林浅浅的好来。

陈济川,展明二人给自己当保镖还是可以的,但是替自己操办内务,就不行了。 故而大小事。

都是由林延潮自己一一操办,也不会太难,请教一下刘镇,人家可是三科不过的老人了,对于会试可是门儿清。 听刘镇说来,会试与乡试的流程大同小异,只是个别地方稍稍有所变化。 如乡试是在秋天,而且南方再冷也冷不到哪里去。

但是会试是在春天。 而且还是京城这样分分钟可以把人冻成狗的地方,故而防寒成了最重要的。

另外会试不同于乡试。

乡试考三场,但一场只有一天,而会试也是考三场,不过一场却是连考三天,这是要带被褥进考场去过冬节奏啊!所以林延潮知道后,亲自去准备了一番。 但是身在京城,离家万里,太讲究是不行了。 二月初八这天晚上,天上的上弦月忽隐忽现,北风劲吹。 看着架势,是要下冻雨的样子。

林延潮读了会书,早早窝在炕上,炕里早就添了火,烧得是暖和暖和的。 这一次他可是吸取乡试的教训,临考前几日,不敢读书读得太勤了,十分注重保养身子,故而身子养得蛮好的。 不过躺下去睡觉,林延潮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有半点睡意。

虽说四更时,掌柜和伙计会叫自己起床,陈济川和展明也会记得提醒自己,但林延潮不知为何心底总觉得不放心,怕他们把自己拉下。

于是他是越躺越觉得精神状态太好,没有一丝困意,这可是以往都没有的,不说前几次考试,就算当年高考,他也没有这样经历。

林延潮知自己是再也睡不着了,于是从炕上爬起,不由自嘲,若是让旁人知道,会试大热门,堂堂的林解元,居然考前紧张成这样,说出去还真令人笑话啊!不过睡不着就睡不着,考前紧张人人都有,最怕是因为考前紧张而紧张,心态失衡这就惨了。

林延潮也没太多压力,按照别人话,反正大部分考生,这天晚上也睡不着,咱有啥可担心了,再说春闱是连考三天两夜,在考场上,也是有时间补眠的,再有个精神不济,考箱里还是备有参片的。 说起参片,林延潮想起一个故事,历史上翁同龢考状元时,好友孙毓汶安排他住自己家里,然后乘他睡觉的时候忽然大放爆竹,一直放到天亮。

次日翁同龢考试时,全身无力,昏昏欲睡,这时他掏出两枚人参来提神救急,顿时清醒,于殿试执笔直书,无一败笔,最后高中状元。 于是后人戏称翁同龢为人参状元。 有老翁的珠玉在前,当然是他行我也行,有什么好担心的。 想到这里,林延潮索性就盘膝坐直身子,按着展明教自己的气功,不住叩齿,脑子里尽量放空,呼气吐气。 本来林延潮是想养精神,但是这打坐的效果实在是太好了,自己迷迷糊糊地却是不知不觉地小眯了一会。 到了四更天时,林延潮听得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睡得很浅,一下子醒来,知道这是是会馆里的掌柜,伙计挨院子地拍窗户,叫考生起床呢。

立马展明和陈济川也是在外面叩窗:“老爷,四更天了,该起床了。

”“知道了,打盆热洗脸水来!”林延潮吩咐了一声,总算小眯了一会,精神还算可以。 当下他下炕起身,穿上衣裳和鞋子。 这鞋子是林浅浅在家时,给自己作的,手工可好了,从南至北几千里路。

林延潮两双鞋子换着穿,也只是穿坏了一双,另一双仍在脚上。 林延潮穿上鞋履,想起以往每次考前,林浅浅总要在自己身旁,一句一句的唠叨。 尽管林延潮每次总是略略的听着,没太在意,但心底却觉得很舒坦很平和。 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考得如何,总有那个女子对的关心是不会变的,始终对你不离不弃的。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