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朝天子咏喇叭王磐古诗赏析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8
  • 11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朝天子咏喇叭》表面上引用喇叭和唢呐,实际上借物抒怀,讽刺和揭露了明代宦官狐假虎威,残害百姓的罪恶行径,表达了人民的痛恨情绪。 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朝天子咏喇叭王磐古诗赏析,希望对您

朝天子咏喇叭王磐古诗赏析

  《朝天子咏喇叭》表面上引用喇叭和唢呐,实际上借物抒怀,讽刺和揭露了明代宦官狐假虎威,残害百姓的罪恶行径,表达了人民的痛恨情绪。

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朝天子咏喇叭王磐古诗赏析,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朝天子·咏喇叭  作者:王磐  喇叭,唢呐,曲儿小腔儿大。

官船来往乱如麻,全仗你抬声价。

(唢呐一作:锁呐;声价一作:身价)  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 哪里去辨甚么真共假?  眼见的吹翻了这家,吹伤了那家,只吹的水尽鹅飞罢!  翻译/译文  译文一  喇叭和唢呐,吹的曲子虽短,声音却很响亮。 官船来往频繁如乱糟糟的麻,全凭借你抬高名誉地位。

  军dui听了军dui发愁,百姓听了百姓害怕。 哪里会去辨别什么真和假?  眼看着使有的人家倾家荡产,使有的人家元气大伤,直吹得水流干鹅飞跑,家破人亡啊!  译文二  喇叭锁呐呜呜哇哇,曲儿小来腔儿大。 官船来往乱如麻,全凭你来抬声价。

  军人听了军人愁,百姓听了百姓怕。

能到哪里去分真和假?  眼睁睁吹翻了这家,吹伤了那家,只吹得江水枯竭鹅飞罢!  注释:  1.朝天子:曲牌名。   2.喇叭:铜制管乐器,上细下粗,最下端的口部向四周扩张,可以扩大声音。   3.唢呐:写作“锁呐”,管乐器,管身正面有七孔,背面一孔。

前接一个喇叭形扩声器。

民乐中常用。   4.曲儿小:(吹的)曲子很短。

腔儿大:(吹出的)声音很响。

曲儿小腔儿大是喇叭、唢呐的特征。 本事很小、官腔十足是宦官的特征。

  5.官船:官府衙门的船只。

乱如麻:形容来往频繁,出现次数很多。

  6.仗:倚仗,凭借。

你:指喇叭、唢呐。

抬:抬高。

声价:指名誉地位。 (宦官装腔作势,声价全靠喇叭来抬。

而喇叭其所以能抬声价,又因为它传出的是皇帝的旨意。 矛头所指,更深一层。 也暗示其狐假虎威的嘴脸。 )  7.军:指军dui。

愁:发愁。

因受搅扰而怨忿。 旧时皇帝为了加强对军dui统帅的控制,常派宦官监军,以牵制军dui长官的行动,十分讨厌。

  8.哪里:同“那里”。

辨:分辨、分别。 甚么:同“什么”,疑问代词。 共:和。

  9.眼见的:眼看着。

吹翻了这家:意思是使有的人家倾家荡产。

  10.吹伤了那家:使有的人家元气大伤。   11.水尽鹅飞罢:水干了,鹅也飞光了。

比喻民穷财尽,家破人亡。 这是宦官害民的严重后果。

水尽鹅飞,“官船”就不能长久来往,这也是对最高统治者的警告,比喻家破人亡。   赏析:  这首散曲作于明代武宗正德年间,它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宦官装腔作势地丑恶面目,同时也揭露了他们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

据蒋一葵《尧山堂外记》中载:“正德间阉寺当权,往来河下无虚日,每到辄吹号头,齐征夫,民不堪命,西楼乃作《咏喇叭》以嘲之。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王磐作这首散曲的用意。

  从写作上看,这首散曲可分为三层。

前六句状物,其中“曲儿小”二句抓住“喇叭”,“唢呐”的特征,通过“曲儿”的“小”和“腔儿”的“大”的对比描写,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曲儿”本来很小,很细,但是声音经过“腔儿”的放大,就能传扬四方。

这里借“曲儿小,腔儿大”来比喻宦官出行的形态,讽刺宦官,貌合神投。 宦官原属宫廷中供使唤的奴才,地位本来低下,却倚仗帝王的宠信大摆威风。

他们一出皇宫,就狐假虎威,装腔作势,气焰嚣张,先前的唯唯诺诺,奴颜婢膝烟消云散,前后判若两人。 “曲儿小,腔儿大”最能表现宦官的无耻情态,极富讽刺性。 “官船”一句抓住“乱如麻”的特点,“乱”表现了宦官酷吏的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丑恶面目。

他们在河中横冲直撞,为非作歹,如入无人之境;“如麻”极言其多,更加突出其骄横野蛮的情态。 官船越多,人民受害越深。 “全仗你抬身价”一句指的是宦官装腔作势的丑态。

“你”表面上是指“喇叭”,“唢呐”;实际上是直戳封建最高统治者,藏而不露,含而不显。 宦官如此放肆,正因为有最高统治者做他们的靠山。

这里作者对当权者进行了有力的批判,对宦官剥削人民欺压百姓进行了无情的揭露。

进一步说明社会风气的腐败。   中间三句从听觉方面分别就“军”和“民”两个方面剖析了宦官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危害。

“愁”是这一层的中心。 “军”为何而愁?原来,明代中叶,社会黑an,宦官当权,他们不仅是皇帝的侍从,也是皇帝的耳目和鹰犬。 因此宦官在封建统治集团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他们惯于搬弄是非,颠倒黑白。

所以,军guan士兵一听说宦官要来,都提心吊胆,小心谨慎地恭维捧场,深怕万一有什么闪失,被他们抓住把柄,遭到迫害。

“民”为何而愁?原因不外乎这几种:抽丁,征税,纳捐。

这些宦官“手把文书口称敕”(白居易《卖炭翁》),以王命自居,以势压人,同时表面上又装出堂而皇之,名正言顺的样子,手段阴险而毒辣。 “哪里”一句依前两句而来,宦官的危害使人民闻风而“惊”,闻声而“怕”。

这样,地痞流氓有机可乘,以假乱真,冒名顶替,趁火打劫。 这一句是前两句的延伸和总结。 作者猛烈地抨击了宦官专权的罪恶,他们把整个社会搞得乌烟瘴气,使得人人自危。

揭露有力,批判深刻。   如果说上面一层,作者是从整个社会这一角度来反映宦官旳罪恶,那么,最后三句是从宦官对劳动人民造成旳灾难来着笔旳。

  “吹翻了这家”是近指,“吹伤了那家”是远指,远近结合,可见范围之大,危害之大。

“只吹旳水尽鹅飞罢”,这一句从危害旳程度来说。 “水尽鹅飞”这里有两层意思:首先,这里是借“水尽鹅飞”比喻民财全部被搜刮干净,人民为了缴粮纳税,已经倾家荡产,粮无粟粒,钱无分文。 其次,这儿旳“水尽鹅飞”跟”竭泽而渔“是同意语,作者严整地警告统治者,你们这样做,只能进一步加重人民旳负担,激起人民旳反抗,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旳脚,自寻苦果。 这一层作者从广和深两方面分析了宦官给人民带来旳灾难,讽刺了宦官在运河沿岸装腔作势,,鱼肉百姓旳罪恶行径,传达了人民对宦官旳恨。

  王磬旳《朝天子咏喇叭》托物言志,反映深刻。

在结构上,全面围绕“吹”字来组织文字,言“吹”之状,写“吹”之果,绘统治者爪牙“吹”之形,吐人民群众对“吹”之恨。 层层推进,有条不紊。 以“乐”声来抒“愤”情,一针见血地揭示了封建统治者与百姓旳对立,反映了人民旳痛苦和不幸。

在写法上,运用夸张和讽刺旳手法将喇叭与宦官相联系,“性发于此而义归于彼”,把所咏旳物于所讽旳人关合旳相当巧妙,使人读后非常痛快。 这首散曲取材精当,比拟恰当,很富有讽刺性,像这样针对当权者嬉笑怒骂旳作品,在曲坛上是比较少见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