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云南斑铜:匠心里的璀璨非遗 感情线上有竖纹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7
  • 2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云南斑铜:匠心里的璀璨非遗最近,《国家宝藏》的热播,让云南铜文化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成为热议话题。 云岭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浓厚的文化底蕴,孕育成就了享誉世界的云南斑铜文化,又因其只为云

云南斑铜:匠心里的璀璨非遗 感情线上有竖纹

云南斑铜:匠心里的璀璨非遗最近,《国家宝藏》的热播,让云南铜文化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成为热议话题。 云岭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浓厚的文化底蕴,孕育成就了享誉世界的云南斑铜文化,又因其只为云南独有,更成为云南铜文化名片。 作为这项云南省非遗技艺的传承者、斑铜文化的弘扬者——昆明市斑铜厂有限公司不忘初心,为让民族瑰宝绽放华彩,新时代斑铜人在“贵在浑厚、妙在有斑”的匠心锤炼中,使云南斑铜文化更加璀璨夺目。 “生熟”之分体现匠人智慧云南斑铜源于云南青铜文化,是具有较高艺术水平的传统手工艺品,采用独特的配方和复杂的工艺制作而成。 其表面离奇闪烁、瑰丽斑驳、变化微妙的斑花,色彩金红交错,技艺独到。 和景泰蓝并称“北景南斑”。 其“妙在有斑,贵在浑厚”的艺术特征,是我国民族传统工艺中的一绝。

2006年就被列入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云南斑铜和普洱茶一样,分为“生斑”和“熟斑”。 “生斑”的原料是用自然铜,即铜矿附生矿中含有其他金属杂质的结晶。 自然铜颇不易得,找到自然铜块,先要凿去杂质部分,并对含金、银、锡等有色金属的整体铜块进行加工。

世界上的金属器物中,只有斑铜,无需冶炼,就能锻打而成,加上斑矿难以找到,斑铜产品甚少,而且所有作品都有唯一性,有“一两黄金一两铜”的说法。 由于生斑原料稀少,约在20世纪初,昆明的斑铜匠又创制了“熟斑”工艺。

所谓“熟斑”,是在熔化的铜水中加入微量比例的其他金属,在“混而不合”的状态下,经过一系列浇铸成型、磨光、表面处理等特殊复杂的工艺处理而成。

熟斑“斑花”有迹可循又浑然天成,形状、大小分布有致,生动自然。 制作造型也比“生斑”复杂,器形更为典雅丰富。 无论“生斑”还是“熟斑”,自问世之时起,都以其精美的造型、精湛的技艺和大气的神韵,展现出厚重的文化内涵、熠熠生辉的艺术效果。 岁月沧桑见证云南斑铜魅力到了清末,以金银、斑铜和乌铜器为代表的传统金属工艺加工已颇具规模。

各地加工技艺融合、提升,形成了显著的艺术风格,每日绵密的叮咚声从昆明街巷的作坊中传出。

1958年,为了赶制北京人民大会堂陈设的斑铜工艺品,云南省手工业管理局曾集中组织了一批省内有名的老艺人进行斑铜工艺品的恢复生产。

在此基础上,1980年又成立了昆明市斑铜厂,因集中一批精于铸造、錾花、着色的民间艺人,又与省内大中院校和科研单位合作,企业分工渐趋专业,工艺技术在传承的基础上有了明显的创新和提升。 在此期间创作的多件云南斑铜作品获评“国家工艺美术珍品”永久收藏,成为云南工艺美术的代表之一。 “大犀牛”作为国礼赠送给尼泊尔首相;“龟鹤遐龄”和“佛手炉”送莱比锡万国博览会展出;“布袋罗汉”作为中国青年作品到美国巡回展览,受到好评;1997年香港回归,云南省委托昆明市斑铜厂创制的大型斑铜精品“吉祥孔雀瓶”,也作为庆祝回归的贺礼赠送香港特别行政区……云南斑铜也因文化、艺术与技艺的完美融合,贯穿历史长河的传奇故事,为云南文化增色不少,天时、地利、人和,缺半分都不可。

承前启后绽放新的华彩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 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 如今,斑铜制作技法不断融合、传承、进化,成为云南工艺美术业界坚定的“文化自信”。 作为云南斑铜文化的传承者、弘扬者,昆明市斑铜厂有限公司从以自然铜锤造生斑器,到以人工合成的熟斑制作,起到了承前启后、提升发展的重要作用。

在半个世纪的发展历程中,昆明市斑铜厂有限公司不仅在造型设计及工艺制作方面继承和发展了云南斑铜的传统,同时汲取云南与中原青铜文化淳厚的艺术营养,把自然景观、人文景观与历史和社会背景融于斑铜艺术中,把云南斑铜工艺品和制作技艺提高到崭新阶段,同时也把斑铜文化推向更高层次,把“云南斑铜”的传承、创新带入稳步发展时期。

在不改变传统手工艺“味”的基础上,昆明市斑铜厂有限公司还在传统生产工艺上不断地改进和提高,摒弃旧的落后工艺,引入国内先进的工艺,扩大生产规模,如今的昆明市斑铜厂有限公司,已从数十年前的作坊式小工厂,发展到年生产、销售数千万元的规模化专业生产厂家,始终初心不改,秉承“挖掘民族工艺、弘扬民族文化”的宗旨,做好云南斑铜非遗文化瑰宝的传承者和守护人。 (昆明日报)。

Top